Too Bad

听着双卡录音机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我的第一反应是, 男的女的? 因为即使从磁带的封面, 我也分辨不出来. 同学告诉我这是全世界最红的歌星, 声音“宛若童子“, 男的. 虽然刚学过两年多英语, Bad还是认识的, 怎么翻译成“真棒“? 同学又告诉我, 这是美国最新的说法, 越是bad, 越是真棒. 二十年前, 在初中同学的家里, 听着Michael Jackson的Bad, 我的感觉除了颠覆就是颠覆. 就在那个最好的年代, 我们有着数不清的记忆和MJ相关. 我现在还能记得同学模仿 Liberian Girl 开头女声的腔调, 丝毫没有心神不宁的感觉. 我们在街机厅奋战Moonwalker, 就为了每次按完保险后看MJ的一段舞蹈. 还有一天晚上, 一个哥们跑到我家, 他从一个很有好感的女生那里借了一盘磁带, 是那种双面超长磁带, 一面是Bad, 一面是Thriller, 带基很薄, 不小心听断了, 帮他连夜接好, 翻录了一份还回去. 大学时期, 听的东西越来越多, 唱风难有突破的MJ已经让人审美疲劳, 不再是我的偶像, 甚至很长时间都不太愿意承认自己还曾经痴迷过他, 连他的磁带也一并送人. 直到2001年, 在美国出差, 有天晚上打开电视, 刚好是MJ 30周年演唱会, 百无聊赖坐下来看, 一看就动不了了. 就是这样, 无论我多么不愿意承认, MJ永远会触动我的一部分神经. Read more about Too Bad[…]

带女儿去音乐节

刚结束的奥运会上,有国内网球选手骂观众的事情,有什么办法,也许这是那些观众第一次现场看网球比赛。也是托了奥运的福,我第一次现场看棒球比赛。虽然我们的运动员有那么多拿金牌的经验,可我们很多人却没有什么观看体育比赛的经验。透过电视看比赛,通过耳机听音乐,看下载的电影,却不懂得享受现场带来的快乐。 于是,我们决定带女儿一起去摩登天空音乐节。 女儿刚被妈妈带进来的时候,显得有些紧张,这是她对于陌生环境的一贯反应。我们先带她去了小场,牛奶@咖啡正在台上挥着手,我们和另一位带着孩子的爸爸一起站在最后靠门的位置,女儿坐在我肩膀上,紧紧抓着我的头发。 随后我们决定挑战主场。我非常喜欢的Carsick Cars 已经结束,Joyside 正在场上轰隆隆的进行着。Joyside 的冲击力和牛奶@咖啡不是一个数量级,女儿显得有些不适应。我又把她带到场外广场的创意集市,推着小车转来转去。 我就这么带她转来转去,女儿一直板着脸审视着周围,虽然花了很长时间,但她终于开始随着音乐使劲的晃她的小车。我把她从车上抱下来后,象在家里听到音乐一样,跳着她自己编的舞,样子类似关节生锈的猫王,并且在广场上兴奋地追着我跑。 她还不满两岁。至少不需要等到二十多岁以后,站在人群后面手足无措了。